Jeawen

【马让】1小时速写

Fucking your Eyes:

规则:


【題】和朋友玩一個文字遊戲。讓對方想一個CP然後說出一些並不會有明顯指向的提示,然後開始寫一個片段。寫完之後給對方看,要的就是"靠么喔www"的感覺
【例子】問方:
一方功課很好,長得很可愛。另一方都穿黃色的衣服,是個笨蛋。兩人的互動常介於第三者來進行關聯
(以原作向的互動主)
答方就寫自己心目中的CP互動段落,如果想不到就以a和b作角色名稱。




和 @十七ten_seven 互相出题写段子XD






十七出题:


兩人都是學生,曾經是情侶,因此前後互動落差頗大。一方天然傻挺暴力,頭髮刺刺的;另一方很聰明對對方很好。


 


答:


CP马让






马可不小心看到了让的志愿表。和当初一起讨论的大学不同,让他还是选择了自己想去的地方。


 


虽然想和他继续在一起,但是梦想和现实的差距不小。所以马可打算当做没看见。


 


就这么填上最初的志愿,当做不知情的那个,在发榜的那天再做出惊讶的表情吧。


 


虽然,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在接下来看到让的时刻已经无法再保持以前那样的心情了,让有他自己的考量,他不说,那自己也没必要问。想说的话一大筐,却被堵住名为嘴的缺口,什么都讲不了。他们明明约好了要把下半辈子都一道投给文学,但是志愿表上那个全国第一的化学系名字还是有些刺眼。


 


一个月后,他们分手了。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马可不想揪住对方问诸如“为什么”之类的话。毕竟很多事情是没有为什么的,问了又能怎样。徒增烦恼。


 


马可不可遏制的被疯狂的思念彻底的席卷,那是以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无法体会的心情。新的大学里没有让,也没有期待一整个上午才迟迟迎来的栗子头。什么都没有。


 


自从分手后他们就没有再作任何联系,从来都是马可主动做些什么,让会有些变扭,有些被动,但是更多的是默认。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马可晃了晃头,想摆脱这些婆婆妈妈的东西。


 


大学毕业的时候,是和让分开整整四年的纪念日。马可只在心里过这个日子,谁都不会察觉。他会在这天一个人去以前让最喜欢的汉堡店,虽然他不大喜欢速食,但是让喜欢这个。记得有段时间他沉迷于吃汉堡还和一个关系恶劣的好友竞赛谁吃得多,最后总是会莫名其妙吵起来。


 


这样每年一次的纪念让他感觉就像在给自己没有结果的恋情扫墓一样矫情。


 


“两份汉堡”


“两份汉堡”


 


一道响起的声音让两人停下注视菜单的视线互相对视。


 


四年未见了,一齐在心里响起的声音让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点双份的习惯让独自前来的两个人只好端着四个汉堡坐到位置上。


 


四目相对,味同嚼蜡。


 


“交女朋友了吗?点两个...”最差的开头。


“没有,只是喜欢吃。”最棒的回答。


 


栗子头一改四年前的暴躁,变得沉稳不少。他身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的实验室白大褂,马可止不住的上下打量他。没睡好的黑眼圈,新添的眼镜和微不可辨的不自在。


 


料想过无数遍的争执或者破镜重圆都没有发生。啃过四个汉堡后两人互相告别,出门左转和右转。


 


不过也还算不错,马可愉快的想。什么都变得无所谓了,至少他看上去过的不错就好。


 


 


那之后马可留校执教。守住回忆也好,不愿改变也好,这样对他最好,所以就留下来。至少还能在午休的时候去树下用餐,便当盒还是他送的,一直用到现在。


 


沉静的生活在同年被打破,那时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外校招聘。只有一个名额而已,听同事说有个人从初试到面试一路杀过来,战无不胜,只知道脸很可怕,看上去像是总是在生气一样。马可倒不是特别感兴趣这些,听过就算,因为原先的教授被海外的学校挖角,本以为会再从学术界挖过来一个老学究,谁知道竟然用了公开招聘的方法。当然待遇相当丰厚,毕竟是学校里最重视的化学系。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化学教授,主授有机。”最年轻的化学教授这样讲。


 


 


 


栗子头,上吊眼和聪明绝顶。


 



评论

热度(22)

  1. 圆圆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2. Jeawen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3. 玲玲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4. Py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5. missfish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